最後我和Jeff最後一次見面了。沒有提到細節,他自己捲入了另一個小小的漏洞,這一切都被放大了很多,主要是因為他在其他高級管理人員中創造瞭如此多的台胞證敵人。(對Jeff的反感是他們似乎團結一致。)無論如何,沒有人可以抓住Jeff,我們的CEO問高級執行官誰被沖擊影響組成一個筆記“澄清” (即旋轉)傑夫公開的錯誤信息,我們的卡式台胞證銷售人員開始得到客戶的查詢。我被要求幫助撰寫該筆記。我向Jeff留下了關於我正在做什麼的消息,並向他提供台胞證了有關這項任務的卡式台胞證所有信件。該領域的台胞證筆記是完全無害的,

文章標籤

慈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